首頁 >  新聞中心 >  媒體報道

人保金服副總裁王俊:保險行業競爭不是來自同業,而是跨界降維打擊

來源:時間:2018-05-10

在AC汽車主辦的“2018汽車新勢力與服務業投資峰會”上,人保金服副總裁王俊在“擁抱科技浪潮,攜手產業伙伴,共同打造汽車新生態”主題演講中表示:人保不做資源控制者,而是致力于聯合上下游一起把這個市場做大。



演講精華


我最近讀過一個投資人寫的文章,他說保險行業相對4S經銷商集團是乙方,車險為4S集團打工。文中還提到一些數據,以車險為例,有50%來自4S集團,35%社會中介,15%來自保險公司自營店網銷,數據分析雖然很有道理。但在售后,中小型綜合修理廠更多依賴保險理賠送修資源,按照甲乙方邏輯,保險公司就是甲方,綜合修理廠就是乙方。


其實誰是甲方、誰是乙方并不重要,我們整個汽車的生產、銷售、出行、保險行業聯手提高車主的品質,才是重點。



我們認為科技將從產業結構、商業模式等多方面推動我國汽車后市場深度變革,集中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1. 價格透明化:隨著To C端零配件電商普及以及To B端供應鏈體系的逐步完善,汽車養護價格更加透明化。

  2. 服務便利化:用車及出行成為日常需求,用戶對于服務的便利化要求越來越高,市場主體通過科技手段,應用LBS等手段為用戶創造更好體驗。

  3. 交易去中介化:科技在供應鏈等領域的廣泛應用,將大大減少原有的汽車后市場中間銷售層級。

  4. 車險服務化:保險公司不再僅僅通過現金賠付方式而是提供汽車相關服務作為賠付,原有的車險產品同質化現象將明顯改觀。

 

而汽車保險作為其中一個環節也將被賦能和激活,我們認為科技賦能并推動保險全鏈條智能化、數字化,呈現四個趨勢:金融脫媒、全鏈條數字化運營、交互界面優化、智能化程度加深。



互聯網及跨界競爭者的“降維打擊”



保險行業有個共識,未來保險行業的競爭一定不是來自同業而是來自跨界競爭者的降維打擊。科技公司和互聯網巨頭利用自身強大的C端的獲客能力和數據的處理能力,開始跨界向金融領域布局。


我們可以看到新一輪持牌潮出現:不管是BAT還有京東、蘇寧通過自己設立保險公司、聯合保險、持有保險中介牌照,快速在保險領域布局。

 

互聯網保險公司的價值判斷、商業模式、盈利模式不同于傳統保險公司,對于他們而言,對互聯網企業而言,保費收入、現金流、利潤報表不再是衡量企業價值的唯一標準。他們利用客戶數量、數據、流量優勢,通過保險服務打通產業鏈、生態圈的能力以及數據挖掘。他們技術輸出的能力變成了衡量公司商業價值和市場估值的新的重要手段,這與傳統保險公司對利潤的訴求以及價值評判、估值邏輯有著根本的不同。

 


應對降維攻擊,我們的創新路徑:謀定而后動、合縱連橫



保險行業應對互聯網等跨界競爭者可能的“降維打擊”,不能依賴牌照保護或在原有能力維度上簡單優化,而是要努力發展超越保險傳統能力維度的創新,通過與科技企業和保險產業鏈上下游企業的深層次合作,融合新能力,實現內在基因的升維和良性突變,努力打造基于新科技、新場景、新運營邏輯的保險“新物種”,與互聯網及其他跨界競爭者站在同一起跑線甚至更高的起點上。


面對可能的降維打擊,保險和汽車行業都需要修煉自己。修煉的方法不是把自己搞成互聯網企業,而應是基于自身對原有行業的深刻理解和固有能力,與互聯網企業的降維攻擊能力(數據處理、流量獲取、服務C端客戶)融合,與產業鏈上下游融合,通過基因升級,實現能力升維。


根據奧緯咨詢數據顯示,2020年中國保費總收入達到4.5萬億人民幣,而保險科技保費合計可突破1.1萬億人民幣,其中網上車險將達到7470億元,基于技術升級的產品(如可穿戴設備、車聯網)達到1970億,生態系統導向的產品創新(如退貨運費險、航班延誤險)將達到2000多億。技術運維的改變,進一步推動綜合成本降低,降幅達16~22個百分點。



會后采訪


AC汽車:作為保險公司,你認為今天的汽后行業存在哪些痛點,未來將如何發展?


王俊:目前后市場存在的市場痛點有四個:主機廠和4S店仍相對強勢;行業極度分散缺乏信任度和品牌效應、標準規范缺乏;服務參差不齊、配件渠道、價格不透明;消費習慣落后等。


未來發展,我認為有以下幾個趨勢:第一,后市場將會由主要支付方——保險公司撬動;第二,服務將會通過金融保險工具產品化;第三,車主將更加關注汽車的日常養護檢測;第四,配件供應和后市場服務相對獨立和透明;第五,消費者應該享受便捷、透明、性價比高的服務。


AC汽車:作為保險公司,本身在汽車后市場存在哪些痛點?


王俊:主要有成本、業務和服務三個方面的痛點:首先是成本方面,配件經銷層級多,保險公司大量的配件賠付,卻未形成采購優勢,理賠成本高;配件品質參差不齊,難以控制高品質理賠、低品質采購或未實際更換配件現象;配件采購成本和加價率不完全透明,理賠配件定價難;


其次是業務方面,車險業務競爭激烈,中介業務占比高、不穩定,產品服務同質化;在汽車后市場產業鏈參與度不高,話語權弱,競爭壁壘不高;在“理賠資源換保費資源”模式之外,與車商渠道合作點較少;


第三是服務方面,定損價格的準確性、配件品質的差異性,容易引發客戶爭議;對車險服務互動頻次低,與保險公司的粘性不強;數據和系統支撐不夠,理賠定、報、核工作效率有待進一步提升;所以解決這三方面問題的核心重點是探源、降本、增效


AC汽車:連接中小保險公司,你認為什么時候會有平臺雛形?


王俊:現在業內在做的就我們和另外一家公司,其他通過協會和聯盟的方式比較松散。我覺得也許這兩年就可以出現2~3家平臺公司,然后進入不同保險主體。我們一直相信當保險作為訂單的發起和買單方,是可以撬動后市場的。


AC汽車:你的演講中提到了科技和汽車金融,你如何看待今天汽車金融的創新和發展?


王俊:隨著汽車廠商、銀行、保險公司和互聯網創業公司的全面入局和前沿技術的應用和普及,整個汽車行業的制造、流通、金融、保險、服務等細分領域都在發生深刻變革。


當前各汽車廠商新車銷售壓力大,以租代售等汽車金融創新模式不斷涌現。總的來說,汽車金融的市場規模和滲透率在未來幾年內將持續上升,汽車金融領域的創新和發展有利于減輕車廠和經銷商的銷售壓力。


這一輪汽車金融的創新主要包括三個特征:一是精準客戶畫像,二是以租代售興起,三是市場快速洗牌,強者更強,會出現幾家千億規模的汽車金融頭部公司。


AC汽車:有跡象顯示汽車金融開始打包汽車后服務,人保是否看好?


王俊:是的,汽車金融和汽車后市場的打包模式越來越普遍。我們和汽車金融公司是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關系,汽車金融公司本身難以自建供應鏈體系,如果自行提供保養等后市場服務,一旦出現機油品質不達標、機油濾清器型號與車型不匹配、物流配送不及時等情況,客戶滿意度和品牌力會受到巨大影響。


邦邦汽服供應鏈整合能力很強,我們的全國供應商體系可以實現四萬種主流車型的機油、機油濾清器等常用汽車后市場產品的精準匹配和快速供貨。


因此,多家汽車金融公司選擇與我們合作,汽車金融公司在銷售端打包汽車后服務,我們提供后續線下服務支持,例如推薦各地優秀修理廠、篩選產品供應商、全國范圍內快速物流配送、提供產品質量保證保險等,一方面幫助汽車金融公司節約采購和服務成本,另一方面保證了客戶滿意度。

 

AC汽車:你們如何看待汽車新勢力(出行、新渠道)的出現,是否會給保險公司帶來不一樣的改變?


王俊:新能源車、共享車、網約車等新勢力的出現,帶來的是汽車物權、使用權的根本性變化。這種變化傳導必然帶來對保險的新的需求。保險的二次交付特征,購買交付和理賠交付都帶來了新的變化:


產品端,如何根據新場景下,進行個性化、分時、分場景的指定針對性的保險產品,以及更便捷、簡單的產品交付都帶來新的變化。譬如,網約車載客、空駛、停運的場景切換非常頻繁,各個場景下保險需求也完全不同,實現接單、載客切換過程中的保險產品動態定價,及時交付。


理賠端,由于共享汽車等新消費場景,物權轉移帶來理賠交付的變化也非常大,如何快速甚至實現自動化定損理賠,共同提升用戶體驗。


銷售端,越來越多的新車銷售從傳統的4S渠道轉移到新零售場景,結合新零售場景,提供新車,保險,后市場服務一體化交付,服務用戶終身用車過程是我們不停探索的方向。

 

AC汽車:你們目前和出行公司有合作嗎?


王俊:有一些合作,在保險和服務端方面有滴滴和神州,我們為他們定制打包的保險服務。

 

AC汽車:你們未來看好哪些汽車領域?


王俊:一是道路救援,道路救援是車主用車的剛需和痛點,而且與保險理賠緊密關聯,但是目前國內還沒有全國性的、具備較強品牌認知和實力的道路救援公司。


二是新能源汽車,隨著汽車保有量的不斷上漲,新能源汽車領域在國家的支持下迅速發展,各地陸續出臺的新能源汽車支持政策,新能源汽車銷售會迅速提升。其中新能源汽車分時租賃也是重要板塊,在有利于環保的同時降低汽車的保有量,方便人們的出行的同時減輕了汽車保有量過高帶來的交通壓力、停車位不足等多方面壓力。


三是二手車,汽車制造業的迅速發展,車型的不斷更新帶來的換車熱潮,給眾多二手車企業(例如瓜子、優信、人人車)帶來了發展空間。